大鹏新闻网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大鹏新闻网
中国  · 牡丹江 新闻中心 视听在线 社区报
中央媒体看雪城 新闻快报 县域新闻 直   播
论坛 分类信息 购物狂 房产
专题 公示公告 汽车邦 旅游
数字报 数字电视 情景剧
微矩阵 国广院线 微博群
名流与女人间的风流韵事为何与草根一个样
http://www.dpcm.cn/    更新时间:2019-06-03 14:11:08 【字体: 】 
文/范建
 
  天下之事,无独有偶,无论有名无名,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大体一样,只不过是位置不同,环境不同,阔绰有阔绰的做法,贫寒有贫寒的行事。旧社会传统的三妻四妾,现代的养小三、包二奶,喜新厌旧,也都代代相传。只不过人们的看法不一罢了。
 
  近读《灵魂有香气的女人》(2018年9月北京青年报连载)简称《灵魂》(李筱懿著),大致写了数十位中国从民国走来的叱咤风云名人的女人,如梁启超与结发之妻李蕙仙、小妾王桂荃;胡兰成与第二个妻子佘爱珍;李叔同与京剧名角杨翠喜、原配之妻俞蓉儿及第二任日本妻子福基;徐志摩与结发之妻张幼仪及林徽因、陆小曼;蒋介石与宋美龄;梅兰芳与第三任妻子王明全、福芝芳、孟小冬;潘有声、戴笠与胡蝶;徐悲鸿与蒋棠珍;张道潘与蒋碧微等数十对男女间的爱情纠葛。基本构成了三角恋或是多角恋。书中的这些女人有的有名有的无名,但自己的丈夫或恋人,个个都是大名鼎鼎的文人。
 
  书中男女间的爱情纠葛,想来也有百年,细细想来,至今还有它思考的意义。所列的名人与他们相爱的女人们的是与非,并不是我们评说的焦点,此间需要的仅是还原真相,承认现实,以人为鉴,从我做起。至于你究竟怎么做,有什么是非观和道德观,那是你的事。
 
  从过去到现在历史长河数千年的情感变迁,基本沿袭了大体相似的套路。只要是男女,无论名人或是草根,都有这样那样的情史历程。即使没有,或许也心有所想。区别在于只是未能付诸实施罢了。所谓有这个心没这个胆。但名人不同。名人的一举一动为人瞩目。名人的感情纠葛更易于被人注意。如新闻人物一样,一直流传至今。
 
  名人的爱情纠葛本不以为奇,称奇的是用眼光独到点评。在这方面,《灵魂有香气的女人》有它独到之处。书中的人物取材基本是已有的公开文献。然而,该书不以旧资料炒冷饭,而是节选一些作者认为名人与现实社会男女关系有相同或类似的行为方式,从过去辐射至现在来回穿梭。以显示历史与现实的交替最终以思想的观照。这是此类评述性小传的特色。而这样的评述通常又以警策、警言来衔接,给人一种全新的思考和启迪。颇有新意的是,作者把自己摆进去,同时增加了作品的亲近感与真实感。
 
  书中的人物主要以女人为主要形象,而构成男女关系中的男人一方,仅止是一种陪衬。在这些女人中,集中表现了两类,一类是新的女性,她们有文化、有知识、有教养、有追求。另一类是旧的女性。她们保守、善良、质朴、忠诚。在描述新旧两种女人如何对待感情纠葛时,表现出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思想观、道德观所构成的鲜明冲突。在这些人物中,基本上形成两类,一种是一个男人同几个女人的感情纠葛。像梅兰芳与三人妻子王明全、福芝芳、孟小冬;李叔同与杨翠喜、俞蓉儿、福基;胡兰成与张爱玲、佘爱珍的情感纠葛。另一种是一个女人与多个男人的情感纠葛。如胡蝶与潘有声、戴笠。蒋碧微与徐悲鸿、张道籓等。
 
  爱情始则烈终则灰迎合青年行为方式
 
  作者在叙述梅兰芳、孟小冬的婚姻关系中,总结出男女恋情的三种关系。一种是男人被女人成全,如孟小冬因为爱而不能实现,但又深爱着梅大师,于是,为了牺牲爱情而选择主动离开而成全了梅兰芳。
  梅兰芳全家
 
  第二种是男人成全了女人,比如,著名作家乔治桑,她所以能驾驭多个男人,除了有自身的魅力外,就是她坐拥四个男人——缪塞、海涅、梅里美、肖邦都心甘情愿地宠爱她。第三种是男人与女人的相互成全。如萨特和波伏娃。这是经久不衰的古老的恋爱话题。然而,读者未必都能苟同作者的男女间三种成全的模式,因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这三种关系中可能还有更为典型的其他成全说也未可知。
 
  在总结男人对女人的三种成全关系后,作者的看法是:爱情,最是架不住理性的分析,一招一式拆解开来,爱情早已不是还魂丹,而是生活的零部件,总得有地方安放。就是说,所谓的爱情始则炽烈,终则如灰。所以,这也迎合了当今许多青年的行为方式。
  徐悲鸿与蒋碧微及孩子
 
  在蒋碧微面对徐悲鸿和张道潘这二个男人之间,作者评论道:“进退相隔不过是分寸的把握,人生苦短不过在迂回之间。这些,以她的聪明,迟早会明白。”这些都将这个女人在二个男人间游走的处世哲学和心态,淋漓尽致地和盘托出。
 
  人与人间的相处,尤其是男女间的情感的相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和评判而确定的。这里甚至有着出人意料和鬼使神差。其最突出的表现是一物降一物。芙蓉姐可以征服小鲜肉,富婆可以顺服吊丝男。蒋碧微周旋于徐悲鸿和张道藩之间即是这样,原先蒋碧微是徐悲鸿娇宠的爱妻,是张道潘只能看不能动的宝物,而由于这种只能看别人家爱妻的印象却成了张道藩猎艳的一面镜子。作者把男女间的那些只能孤芳自赏的溺爱、粘乎以至肉麻的通信用知音式语言密码来表述,用化神奇为腐朽般的成语、俚语和相反的组合加以点化使人不禁拍案叫绝。
 
  比如,作者在对新女性和旧女性进行类比的同时,说出了新女性的苦恼,这种苦恼也是公众人物的缺失。梁启超的妾王桂荃一辈子围着老公、孩子转,属传统女性的样板,但她能旅游,关心国家大事,正体现了她的自我、趣味和眼界,作者认为她一点都不落伍。“无论新旧,通达是一个优秀女人的标准,她们摆得正位置,会取舍。旧女性并不是过得没有自己,新女性也不是活得不管别人,”
 
  从这样的评论看,作者仍然摆不脱夫权制的男尊女卑。这也是作者女性视角的局限,而单从女性角度得出的夫权制的偏颇。作者并没有看到,王桂荃未招人间的非议,主要在于她的不为人知。因为无名,这个锁在深闺的的梁启超的附属品从哪里会招来恨呢?相反,尽人皆知的是,草根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历来是自由自在的。
 
  女人需要双重珍惜自己的感情和金钱
 
  名人中的三妻四妾大多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就连并不出名的胡兰成都有八个小三。不知这样的一个男人究竟有什么魔力,还有几个甘心情愿为他生育过的女人那么地委身于他。其中最令人感到惋惜的是张爱玲与胡兰成的故事。
  张爱玲
 
  胡兰成能讨女人的欢心,这在中国的男女情网中,也有不少的先例。但张爱玲不同,她多少叫人有些不可思议。张爱玲是太阳,而胡兰成则是月亮,月亮是借着太阳的光而发亮的。
  胡兰成
 
  在胡兰成与多个女人构成的男女情爱关系中,本应是张爱玲的女主角位置却让位于名不见经传的胡兰成第二任妻子佘爱珍。这个女人是典型的刁悍泼妇。然而,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没想到,正是这个这个泼妇,才治服了胡兰成,书中写尽了一物降一物之所能。
  佘爱珍
 
  这也是婚恋中的一种奇葩。而在草根中,一物降一物这种意外也是比比皆是。或许,这与自然界中的食物链也构成等同的关系。但我们同样可以从女人那儿找到一种解释,那就是胡兰成真正具有吸引女人的魔力。佘爱珍甚至甘愿出钱养活他。胡兰成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能力和精力在多个女人间进行周旋?鱼找鱼,虾找虾,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古往今来,两个非常现实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从他与佘爱珍的关系相处中,作者得出结论:“女人,珍惜你的感情,也珍惜你的钱。”只有这样,才能拥有的一个女人的尊严。
 
  当还原历史真相和历史原生态,我们会发现名人与草根也一样,在对待情感问题上,同样有着一种原发性的情感隐秘,他们在男女关系上的真正所想,或来源于一种情愫型的原始冲动,这种冲动随着两性的相处和了解,或浓密或稀释或雾化。这在过往的男女主人公的情感隐情处理上是不可想像的。需要一提的是,在至今的舆论导向上也是不可容忍的。于是就会出现这样的诘问:你是什么意思?想宣扬什么?想把青少年的世界观、婚姻观、价值观引向何方?
 
  舍弃爱情皈依宗教是不是最高境界
 
  民国年间在描写男女私情时,常常以多角恋为切口。这种多角恋演变到今天就是小三与劈腿的故事。而一直以来成为中国效仿的主题。李叔同的婚姻也是一种多角恋。其婚姻也难逃窠臼。李的初恋,是他结识的天津名角杨天津名角杨翠喜。可最终以不可得而结束。他的父母喜欢的是茶商女儿俞蓉儿,因此,李叔同自然陷入最常见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并非李叔同的喜中之人。像这样的婚姻,在一代名人中大有人在,鲁迅、胡适等。他们每一个都逃不脱封建社会的指代为婚的宿命。这自然就给男人另寻他欢和意中人而挖开了墙角。
  李叔同与日本妻子福基
 
  情感是在偶遇和积累的双重叠加处划上的圆满句号。当李叔同东渡日本学习油画,邂逅了日本女子福基,并成为他的模特。这种近距离的裸体交流即是一种情感的积淀。他们的情感,换来了六年的同居生活。以至于福基最终成为李叔同的第二任妻子,直到他俩双双回国。李叔同与福基的感情生活美满,但令人不解的是,1918年当李步入艺术颠峰时却放弃了福基而在杭州虎跑削发为僧。
 
  李叔同为什么在盛名之下选择出家?一些人从他的话语中找出了答案:“人生的追求分为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灵魂生活,安于享受物质生活的是凡人大众,精神生活指学术文艺方面,然而,当一个人已经不仅满足于文艺的丰盛和知识的充裕后,他就会向往灵魂生活。这就是宗教。”
 
  他对曾经的挚爱再也提不起兴趣。他拒绝了曾经深爱的福基的“回头是爱”的相劝。爱一个人,不如以佛之心爱众人。看起来这是李叔同的最高境界,但从情感的拥有和人性的需求来说,未必过于残酷。但正是这种独特的舍弃爱情而皈依宗教的至高境界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因此,这样的境界也引来不同的争议。一个连蝼蚁都不愿伤害的李叔同,当面临自己的亲人需要爱情的抚慰时,他却选择弃情而拥佛。在爱情史上,这样的案例怕是少之又少。它给人们带来思考的是,男女情爱,世俗情义,芸芸众生在爱恨中纠缠比比皆是,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单纯是为了性还是爱?李叔同这么做究竟值不值?
 
  传统婚姻道德观是残留的封建尾巴
 
  梁启超的第一任夫人叫李蕙仙,是一位大家闺秀。其父官至顺天府尹,相当于现在的北京市长,但李比梁大四岁。举止端庄,知书达理。梁启超家境不好,但她并不嫌弃,她看中的是梁的才学。梁的继母只比李蕙仙大二岁,但李却极尽孝道,服侍在侧。博得美名。
 
  1899年,梁启超来到檀香山为武装勤王筹款并发展自己的组织,认识了新派才女何蕙珍。何的娇小和西方教育背景,成为梁启超的最爱,作者在此倾注不少示好的笔墨。何小姐广博的学识,不俗的谈吐,尤其是对梁的著述的熟悉,叫梁不仅意外而且有知音之感。因此深深吸引着梁启超。
 
  为了表现何蕙珍对梁启超的爱,有关英文报纸上有批判梁的文章,她以通晓的英文论说透辟地回应。这是一种主动进攻式的示爱是一个大胆的新派女性叫男人欣赏的个性。何蕙珍甚至含情直言道:“我十分敬爱梁先生,今生或不能相遇,愿期诸来生,但得先生赐一小像,即遂心愿。”当得以照片,何还回赠亲手织绣的两把精美小扇。当此,梁启超有什么理由不坠入情网。但梁启超仍属于中国旧式传统礼教下的君子。他正与谭同创办一夫一妻世界会又加上被清廷悬赏十万取其头颅,再加上是中国的公众人物,心想但不敢付诸实施。此后几次相见场合而回避。只有用先后的24首情诗抒发他心中的思念和无奈。其中最有代表的一首这样写道:“颇愧年来负盛名,天涯到处有逢迎。识荆说项寻常事,第一知已总让卿。”
  梁启超与结发之妻李蕙仙
 
  与众不同的是,这段海外露水情并非是由他人传至发妻的耳中,而是由梁启超为爱不能自禁而主动写信告知发妻,言及忍痛做出万万不有所不可的决定。面对这样的局面,智慧的发妻回信只是欲擒故纵。她回信道,你不是女子,大可不必从一而终,如果真的喜欢何蕙珍,我准备禀告父亲大人为你做主,成全你们要,如真的像你来信中所说的,就把它放过一边,不要挂在心上,保重身体要紧。为尊父严,梁启超只得求发妻手下留情。
 
  梁思成的庶母王桂荃被称作伟大的母亲
 
  为了阻断梁启超与何蕙珍的恋情,李蕙仙将带来的丫环王桂荃给夫君做二房。俩人相安无事,这在过去一夫多妻制的社会中,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有的还成了当地的佳话。这多少反映出中国的夫权社会,贤慧善良的妇女甘愿扶持夫君的人品和内心。王桂荃在照顾大房的亲骨肉时,亲生母亲打了孩子,她挺身而出百般呵护甚至语重心长,既不损生母的关系,又以理服人,让孩子们在潜移默化中感叹她不是新娘却胜似亲娘的美德。
 
  梁启超与三个女人的故事与当今草根人的婚姻与恋情更具有接近性和可比性,也更符合中国的传统婚姻观和道德观。它顺于老一代而逆于新一代。梁启超的心有所想而不可从,李蕙仙对夫君的紧手而略施小计,都留有中国传统社会的封建尾巴。然而,这个尾巴在人们的身后拖了数千年而泰然处之,竟很少有人奋起将其斩断。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想分分不开,想合合不来的原因所在。
 
  不爱是一回事意在伤害是另一回事
 
  作者对她喜好的女性着墨更多,贬非议中的蒋宋之婚,扬孟小冬等,而对不喜欢的重要角色却一笔带过。如贬徐志摩,贬陆小曼,以此都可见其爱憎,而这种爱憎在她的评论中则是通过哲理的概括和盘托出。在众多非议中的有关宋美龄的作品中,不惜用三天连载的版面,甚或大段的反诘式的议论。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作为结发之妻的张幼仪关心徐志摩表现在报刊上的点点滴滴。而李叔同的结发之妻俞蓉儿关心前夫一样,作者这样写道“可惜,所有的努力都无法让他爱她,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只是,不爱一个人是一回事,意在伤害一个人却是另一回事。
 
  于是,作者又将镜头从过去的年代拉回到现代。由名人闪回到草根:“嫁给一个满身恶习拳脚相加的无赖算不算坏婚姻?充其量是遇人不淑吧,坏在明处的人伤得了皮肉伤不了心。但他不同,对别人是谦谦君子,唯独对她,那种冷酷到骨子里的残忍不仅让人心碎,更是对自身价值的极度怀疑与全盘否定:自己果真如此不堪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自己没有别的出路吗?”似乎我们就看到眼前的张幼仪当着徐志摩骂得个痛快淋漓。
 
  用一句叙述过渡再行评论,是《灵魂》另类行文的方式:“曾经怎样的付出才会赢得儿子在再婚的敏感问题上如此善解人意的支持?如果人生是一颗秀逗糖,她已经尝完了酸的外壳,开始感受甜蜜的味道。”
 
  说到《灵魂》的与众不同,作者用一种经典的富有特色的男女关系作以概括,使人一闭上眼这些人物就会出现在眼前,就能看到她的与众不同:“同时代的女子,朱安(鲁迅的结发之妻)一生坚守,把自己放低到大先生的尘埃里,却始终没有开出花,。蒋碧微果决了断,却在不同的男人身边重复了同样的痛苦,落得晚景凄清。陆小曼不断放纵,沉湎于鸦片与感情的迷幻中,完全失了独自生存的能力。”那么这样几类的女人,在任何时代都能找到它的影子。”
 
  婚姻是彼此看透重新评价对方的过程
 
  在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爱情中,除有政治联姻因素外,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一致或是两者的磨合相互屈就而达成的一致是其主要的原因。早先,蒋介石是不信基督教的,但他所爱的宋美龄是基督教徒,自从结识了美女宋美龄后,她的美貌、才学、家庭背景等都深深吸引了蒋介石。从男人的角度看,在他喜欢的女人面前,心悦诚服地可为其付出一切。然而,倾国倾城的个体面前,却有一道羁绊,那就是入教。这个从浙江乡村长大的孩子,宗教的文化与其无缘,更何谈基督。但是,为了他所爱的人,他愿意屈就,愿意附从。于是,他毫无犹豫地成了虔诚的基督教信徒。
 
  蒋介石与宋美龄
 
  作者认为:“宗教信仰向来是原则问题,绝不是你为佛祖烧香,为上帝祈祷那么简单,不同的宗教信仰派生出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不仅异教徒夫妻很难和谐,多少人类的战争起源于宗教的差异。”从这点可以看出,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的道理。
 
  在爱情的天平上,基督教显然优于东方教义。“抛开宋美龄的西化背景,基督教教义显然更适合这个第一家庭,基督教信奉一夫一妻、平等互爱、相互扶助,这显然比当时东方盛行的一把茶壶配四个茶杯,男尊女卑的社会秩序更能够维护女性权益。”这也是宋美龄能够在情感上征服蒋介石的道理所在。
 
  在蒋宋的婚姻中,多少年来,无论正史野史,无论官方坊间,我们更多地听到的是质疑,就是说,蒋宋之间究竟有没有爱情?是不是过多掺杂了政治、地位、经济的因素?事实上,爱情的联姻在这一对非同寻常的配偶中也达到一种极致。作者写道:“什么样的爱情能够高于半个世纪同生共死的陪伴?什么样的爱情能够强于对共同事业的追求?什么样的爱情能够超越对相同利益的守护?什么样的爱情能够浓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默契?”这四个诘问,恰到好处地回答了那些主观臆断的猜测。
 
  我比较赞成作者对这样的婚姻评价:“婚姻是成人的契约,缔约前能够清晰地认识自己,明白自己的所需、所得、所付、所弃是基础。同时,婚姻也是一个彼此看透,重新评价对方的过程。当两性的神秘与成长的青涩褪去,当爱上爱情本身的时光溜走,当两个人无限靠近裸裎相对时,彼此的爱是否依然存在或浓烈,取决于双方内心真正默契的程度,取决于双方智慧是否势均力敌。”而在大千世界,草根间至今都在上演着一幕幕婚姻失败所离异或维持的戏剧,正是由于看不清自己的几斤几两,甚至发生着误判。看似看透一切,实则终看不透。零距离的相处,却是同床异梦。当爱消逝,默契尚无。当情陨落,心智不均。
 
  由蒋宋婚姻推及今之男女,但凡能够认清自己的,在婚姻的选择上十有八九不会走弯路。而看不清自己的,就会在婚姻上一败涂地。真正聪明的女人,如果你真的爱他,就不会去跟踪、偷拍、争吵、拴住自己的丈夫和维系一个家庭的齐全,而是在人生舞台上,施展女人所被男人看中的那些真正的“才艺”。正如作者所说:“在这个舞台上,她的优点被打上光、化好妆,缺点却被巧妙地遮蔽。最难得的是,她智慧又潜移默化地改造了丈夫。而大多数女人,最难的往往是获得丈夫的欣赏。改造男人可行吗?总得有说服他们愿意接受改造的理由吧,不管这理由是爱情、家世、财富、理想、智慧,还是同生共死的担当。”
 
  在书中,有两类女性是作者极力歌颂和褒扬的。一是像王桂荃这样来自于底层的善良贤慧妇女,一类是来自上流社会的宋美龄这种集聚才貌智慧为一身的精致女人,在整个的叙事文本中,都带有一种明显的偏爱和卫护。
 
  女人占上位不再是容貌的比拼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电影演员中,胡蝶远不及阮玲玉。就这两个明星的婚姻而言,也都是一妻多夫的角色。胡蝶在当时的演艺圈里并非最美,也没有阮玲玉演技的天分,但她却有在生命中的认真和执着。但是,她的美却别样风情。她的性情,气质、待人、教养、才华、气质等都构成了一种全方位的美。更有她能在任何时候具有在瞬间指挥调遣的能力这是作者在筛选男女主人公时专门选择胡蝶而舍弃了阮玲玉的原因。那么,两样具有这种全面的美丽的女人在中国并不少,作者是否对胡蝶出于一种偏爱?其实不然,作者的笔触所以对准了胡蝶是因为她在与男人的交往中更有味道,有着一种隐藏式的快感。这就是胡蝶与称雄一时的国民党中统局戴笠的一段恋情。
 
  胡蝶
 
  她在评论中说:“只是美人到了一定的段位,能出位的不再是容貌的比拼。性情,处世,性格,教养,才华,气质,这些综合因素,都会为一个女子加分或者减分。熟女胡蝶,显然更胜一筹。”
 
  她先是这样评论:“她是一个懂得入世的美人,竭尽所能地扮演好社会名媛、公众人物的各种角色,而不是做个“纯粹的演员”。张恨水评价她:“为人落落大方,一洗女儿之态。性格深沉,机警爽利,如与红楼梦人物相比拟,则十之五六若宝钗,十之二三若袭人,十之一二若晴雯。”
 
  胡蝶是个多么玲珑的女子,当着戴笠的下属的面,她微微低首,轻声说:是的。或许,只有成熟的稻谷才懂得弯腰吧。用一种拟人化的手法,以他物喻此人,也能增加阅读上的新奇感。
 
  她对胡蝶的倾向不像对宋家三小姐那样爱憎分明,但也收放自如,对一些敏感的情爱问题或是曾有过非议的事情,并不往深里触及,只是简约处理或一笔带过。起到此地无声胜有声的作用。
 
  胡蝶不管什么原因陷入戴笠的迷圈,自然给丈夫潘有声留下情爱的阴影,使这个电灯泡在胡戴间处于尴尬位置,社会上多有讹传,人们也给胡蝶和丈夫打上了有无爱情的问号。对此,作者除引述胡的自传外,也仅限寥寥几笔作了评说——
 
  潘有声在重病时期除了选取一段与胡的情感对话外,这种临终前的时间和场景,有着点到为止的高明,也是一种掩藏后的疏扬:“这一次,她演惯了别人的悲喜,却哭不尽自己的哀伤。”对此,作者拿捏得十分到位,以改变人们对她风骚的传言,用不点破,你设扣,我入扣,欲语还休的状态。让你感到若即若离,影影绰绰。
 
  无论新旧都有日久见人心的人性张力
 
  徐志摩一生中有三个女人,她们是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张出生于富商之家,是徐的发妻。也是父母之命下的婚姻。张在英国陪读徐志摩期间,在她的眼皮底下,看上了才美貌超群的林徽因,并提出离婚。并不顾发妻有了第二个身孕而劝其打胎。张保住了胎儿徐却不管不问。离婚后,徐去找林徽因,没想到林徽因悄然回国,不久与徐的恩师的儿子结婚。那么,林为什么没有嫁给才华横溢的徐志摩,是因为他抛妻弃子而使他悟。喜新讨厌旧如果建立在狠心的基础上,最终的新爱终将是一场空。离婚后徐志摩回到北京后,终于又寻找到了他的第三任女人陆小曼。陆是徐的好友王赓之妻,也是一位才女,在王调任外地工作后,他俩一来二去渐生情愫。终使徐有了可乘之机。最终俩人结婚,成为轰动京城的一大新闻。并受到恩师梁启超的训斥,认为他用情不专。在后来的生活中,由于陆小曼染上了抽鸦片的恶习,使徐产生裂痕。就在此时,他仍然想着曾经的恋人林徽因。1931年11月,19日,他是从上海赶往北京听林徽因的演讲会而飞机失事而结束35岁的大好时光。
 
  徐志摩
 
  在叙述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在徐志摩因飞机失事后这样两个细节。表现出这三个女人对心中曾经喜欢过的男人的不同做法。
 
  陆小曼
 
  当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坠毁后,噩耗传来,陆小曼哭死过去,拒绝承认现实,还把报噩耗的人挡在门外。无奈之中,送信的人只好去找她的前妻张幼仪,张不计前嫌,以一贯的冷静对事情做了妥贴的安排,让八弟陪十三岁的阿欢去济南认领遗体,公仪式上陆小曼想把徐志摩的衣服和棺材都换成西式的,张幼仪却坚决拒绝。
 
  张幼仪
 
  和那些徐志摩爱的女人不同是,张幼仪或许不够有趣,却诚恳务实;或许不够灵动,却足以依赖;或许不够美丽,却舍得托付。
 
  林徽因
 
  至于他生前的女神林徽因,则遣梁思成拿回一块飞机残骸,永远地挂在卧室。
 
  在这里,徐志摩是一首风花雪月诗,而张幼仪则成为踏踏实实的人。作评论道:“婚姻的神奇之处在于点金成石,温柔被对经年的婚姻一过滤便成了琐碎,美丽成了肤浅,才华成了卖弄,浪漫成了浮华,情调成了浪费。”因为叙述的婚姻和爱情并不是美好的,作者在此惯常使用的是成语反用,以此达到一种颠倒的效果。比如,“婚姻的神奇之处在于点金成石”,比如,“化神奇为腐朽”。这都可以显示出语言的张力。
 
  尽管徐志摩与张幼仪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中也有过这样类似的细节,无独有偶,徐张离婚后,张关心徐的点滴也是通过报刊上关于他的报道,她看到便精心地剪下来,压到办公桌的玻璃板下,犹如当年在庭院深深的徐家老宅里耐心地绣织云朵。但相比之下,那只是一种被动式的完成时。真可谓称作是中国式离婚的生活样板。
来源:健谭论
    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牡丹江晨报”及“来源:牡丹江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资料,版权均属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鹏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署名文章,请按规定向作者支付稿酬。
0
今日最热
· 我市冬泳健儿勇夺6金2银7铜
· 推动电商发展 促进乡村振兴
· 大学生接受专业培训 助力农村电商发展
· 全市“农民电商讲习所计划”启动月拉开
· 志愿服务送关爱
图片新闻
 我市冬泳健儿勇夺6
我市冬泳健儿勇夺6
志愿服务送关爱
志愿服务送关爱
雪城深秋
雪城深秋
秋天的童话
秋天的童话
七里地村组织学习十九
七里地村组织学习十九
“江南新城杯”镜泊湖
“江南新城杯”镜泊湖
视频新闻
大鹏新闻网 新闻联播2017-10-26
大鹏新闻网 新闻联播2017-10-25
大鹏新闻网 社会方圆2017-10-24
大鹏新闻网 社会方圆2017-10-23
大鹏新闻网 社会方圆2017-10-20